禹州市信息网
娱乐新闻
坟茔一篇悼父文,伴我卅载思亲泪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5-29 04:57   来源:未知   阅读:

★唐雪元

坟前燃一支残烛

走近父亲的坟,心口隐隐作痛。历经30年的风风雨雨,父亲的坟已经和脚下的大地紧紧融合在一起。摆上供品,点燃香烛纸钱,我跪下来泣不成声地陪父亲说着话:“爹唧,你的满崽雪元……从成都回家来……看您了!”

泪眼迷蒙中,昔日的零星片断不断跃入脑海,在这些零星的片断里,我重温着我们的父子情。

我七岁那年,父亲凭着他的好手艺“走红”,成为十里八乡的好砌匠,一时家里来人络绎不绝,有找父亲修房的,有找父亲砌猪舍的,更多的是不少年长的老人拎着烟酒、点心,领着自家的细伢子找父亲拜师学艺的。那时的父亲,俨然成了我们村致富的“领头人”和青年一代的“能人偶像”。

然而,父亲“走红”也就几年,之后他“名堂搞尽”也不再复当日荣光:他先是学报纸宣传的“灯光孵鸡”搞致富副业,不料鸡未孵出,反而因煤油灯不慎打翻在深夜引来一场火灾,将一仓谷子烧尽,以致春耕时到处找“种谷”;第一次失败并没有击垮父亲,他决意再来,这次鸡是孵出来了,可惜上千只蛋孵出来的竟只有几十只,以致又血本无归;已经负债的父亲不甘作罢,在听到广播中种植“美国松”的报道时,又借钱去培训。回来后,热火朝天地邀请了舅舅、姨爹等人干了起来。可是天不遂人愿,这次树苗倒是种出来了,可最初广播中报道的“美国松”销售看好的势头一去不返,一山的树苗成了野草,无人问津,父亲此次耷拉着脑袋,欲哭无泪……

往事如风

湖南人都有些犟,霸蛮得很。这种性格不能单纯地说好,或是不好。我的父亲也是如此,面对一次次地失败,他没有就此放弃,又搞起了成片的桔林,可是等到桔树挂果,仍然是因为销路问题再致满树的桔子烂掉或是像处理大白菜一样便宜送人……再接下来,种西瓜,人累得要死,等到熟时,村子中却这人偷、那人摸,父亲在地里摆起竹床相守且系上我家的大黄狗,不料仍然在一个晚上等他疲惫入睡,贼娃子将我家狗儿毒死后,下狠手将一地西瓜尽数偷去。

“贫贱夫妻万事哀”。那几年,政府压缩基建,一手好活路的父亲却如英雄失去用武地,本想在家中创业却做事一直不顺,家中负债累累。父母间的关系变得微妙,吵架成了家常便饭。要强的母亲喂了一头大母猪和三头架子猪,一天忙得团团转,我的“少爷”日子一去不复返,身上穿的衣服是姐姐穿不下了给哥哥,哥哥穿小了给我的,有的甚至是破烂的,于是母亲给我打个大补丁,我真正成了丐帮“九代弟子”。

姐姐和哥哥很懂事,一放学,哥哥就帮父母出猪栏的猪粪或是挑大粪浇菜,姐姐便带着我打猪草、割鱼草。

然而,就是在这期间,父亲变得易怒易暴,一语不合,不是同母亲吵架就是打骂我们,这其中,我受害最深,由当年他疼爱的满崽变为发泄的“出气筒”。

农村的日子

Power by DedeCms